上海知識經濟發展及科技進步指標體系研究
2009-01-05 09:46
字體
保護色
打印
返回
關閉

(1)上海實施科教興市戰略必須大力發展知識經濟,因為兩者具有高度的一致性。

上海科教興市與發展知識經濟是一致的,這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一是驅動力的一致性,知識經濟主要靠知識驅動社會經濟的發展,而這正是科教興市的內在要求;二是增長方式的一致性,兩者都是要變外延式增長為內涵式增長;三是核心要素的一致性,知識經濟的核心要素是人力資本,科教興市也恰恰是靠實施人才戰略制勝。

 

(2)上海目前知識競爭力的國際水平還不高,與自身的國際地位和經濟發展水平還不相稱。

上海的知識競爭力水平在現階段與自身的國際地位和經濟發展水平還不相稱。從每千居民就業人數看,上海的四個先進制造業(知識密集制造業)部門中,IT及計算機生產和儀器及電氣設備兩個部門高于全球先進地區的平均值,汽車及高技術工程和生物技術及化學兩個部門低于他們的平均值。而上海四個先進制造業部門合計大約介于綜合排名第77位、78位之間的美國費城和洛杉磯之間的水平。上海目前的先進制造業規模已經相當可觀,但另一方面,這四個產業的綜合增加值率并不高。造成這些先進制造業績效不高的原因主要在于跨國公司的轉讓定價、人力資源成本的提高和企業國際競爭力不強等。而從深層次分析,是技術創新能力還不強。

 

(3)上海在國內的地位決定了它必須走知識經濟的道路,并完全可能占據國內領先地位。

與江浙比較,上海的傳統產業正在受到很大的挑戰,競爭優勢喪失并進而轉變為競爭劣勢。在這種情況下,上海如果繼續走外延型擴大再生產的路子,不僅不能提升其在國際上的競爭力,甚至在國內的地位也會繼續下降。而要扭轉這種局面,唯一的出路就是發展知識經濟。

上海與北京相比,知識競爭力目前處于略微的劣勢中,兩者的綜合知識競爭力指數大致為0.492:0.508。19項指標中上海有9項領先,主要是經濟方面的,其中知識密集制造業的四個部門最突出;北京有10項領先,主要集中在科技投入、科技服務和ICT技術設施方面,這種格局在2010年仍將基本維持。但是,市場經濟的深化發展對上海知識經濟的發展比北京更加有利。總體上看,經過努力,到2010年上海的知識經濟競爭力將超過北京,到2020年上海知識經濟將比北京有更加明顯的優勢,從而進入亞洲主要地區的前列,進一步增強其國際競爭力。

 

(4)根據知識經濟發展的內在素質要求和產業結構特征,應當建立一個具有監測與引導功能的指標體系。

根據知識經濟發展的客觀要求,并參照羅伯摿.哈金斯學會對知識經濟內涵的界定,本研究設計了一個包括4個準則、19項具體指標構成的指標體系,即知識密集產業增加值占GDP比重、高技術產業增加值占工業增加值比重、知識密集制造業從業人員占全部制造業從業人員比重、每千勞動力R&D人員數、知識服務業增加值占第三產業增加值比重、R&D投入占GDP比重、企業R&D投入占全社會比重、企業R&D人力投入當量占全社會比重、百萬居民的專利授權量、年發明專利授權量占全國比重、國際科技論文收錄數、國際科技論文引用數、勞動生產率、人均可支配年收入、綜合能耗產出率、勞動人口平均受教育年限、每百萬居民擁有安全服務器數、每千居民寬帶上網人數、市民科技素養。

 

(5)上海提高知識競爭力的關鍵是提高自主創新能力,抓手是強化企業的自主創新工作。

要提高知識競爭力,提高自主創新能力非常關鍵。但上海自主創新能力目前還不強。根據測算,按照2020年的目標,目前的實現程度還不足50%,任務十分艱巨,需要高度重視。

在國內發達的或有實力的七省市自主創新對比中,上海比北京具有較大的劣勢,甚至比遼寧也沒有多大優勢。尤其是以大中型企業指標衡量的自主創新能力,上海甚至落后于遼寧和江蘇,它再次提醒上海需要狠抓企業的自主創新工作。

 

(6)對于知識經濟的發展和科教興市的認識,要擺脫就科技論科技、就發展論發展的狹隘觀點。

上海發展知識經濟絕不是技術問題,歸根結底是經濟發展問題。從這一點出發,知識經濟絕不應停留在概念層次,對于上海而言,它已經進入實實在在的實踐領域,并且應當在理論指導下更加科學、主動地深入推進。

 

主要完成人

羅守貴  高汝熹  劉俊彥  史占中  王愛民  張志芹

祝春山  施繼元  楊  勇  曲世林  張春霞  劉美華

仲  盼  王  維  易海鷗  周海霞

完成日期2006年5月

水果女孩游戏